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疫情下,一位临海籍回国留学生想说的话

2020-04-03 17:22:36

一段特殊的旅程,两头密切的联络,三次机场的转航,四天煎熬的等待——在英国留学的冯同学终于到家了。

由于英国当地疫情愈发严重,

冯同学启动归国计划,

3月18日从英国起飞,

3月19日途径迪拜,

3月20日抵达北京,

3月21日到达杭州,

当天晚上回到临海市沿江镇进行集中隔离。

冯同学回临经历自述:

当前英国疫情形势不容乐观,可管控力度与中国相比相去甚远,我内心十分焦急。

疫情下,一位临海籍回国留学生想说的话

这时我想起了一直与我联络的沿江镇亚慱工作人员,于是我通过微信与沿江镇亚慱的工作人员进行联系,告诉他我想回国,希望可以得到帮助。亚慱工作人员给我发了一个海外侨胞回国健康信息预申报平台操作指引。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知悉了回家乡的具体流程,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一点点了。在4天的归国途中,亚慱工作人员一直与我保持联系,在他的安排下,每个地点都有专人专车接送,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亚慱的帮助让我感到非常的安心与暖心。

我运气算是比较好,家人找到了从纽卡斯尔经停迪拜转机到北京的航班。18日起飞,航班没什么意外,就是这个过程实在是煎熬。在英国的纽卡斯尔机场,因为家人的嘱咐,我穿着雨衣,戴着口罩和手套。但是,在英国机场,除了几个中国人面孔的人带着口罩外,其他人员都与往常一模一样,没有戴口罩,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幸好有个朋友和我是同一航班,让我觉得不是很尴尬)。在登机前,我把雨衣换成了防护服,就是其他人的异样眼神有点难熬,不过我也没咋理会。就这样全副武装得闷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期间没有喝过一滴水、进过一粒米,又闷又热,呼吸不畅。

到迪拜后,我的防护服里全是小水珠,身上全是汗水,异常难受。一下飞机,就是排队测体温,体温正常的逐一上摆渡车。我在摆渡车上整整站了一个半小时,人都快要虚脱了。在飞北京的航班登机前,趁着换口罩的功夫才喝了口水。接着又是同样的装备在飞机上闷了半天。

疫情下,一位临海籍回国留学生想说的话

到北京后,就是各种严格的检查与登记,不过国内的氛围和国外完全不同。虽然人人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但就是安心了不少。虽然检查的程序很繁琐,但是效率确实高,一切有条不紊。

到北京的第二天,专人专车送我到首都机场,转乘飞往杭州,全身同样的装备,下午顺利到了杭州。晚上,临海市专车将我接送到了沿江镇集中隔离点。四天来,就在北京的那天晚上吃了一桶泡面,其他的时间只能趁着换口罩的功夫喝口水。不过我总算是回来了,回来了就安心了,可以踏踏实实睡个好觉了。

疫情下,一位临海籍回国留学生想说的话

来到沿江镇集中隔离点后,隔离点给其配齐了生活必需用品,一日三餐准时送餐,医护人员一日两次测量体温,确保海外侨胞回国人员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在全球疫情爆发的特殊时期,我深刻得感受到祖国与他国的差别,不管是国家积极应对的政策,还是一线抗疫工作人员的责任心,都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家的安心。我还要特别感谢一下沿江镇亚慱的的工作人员,一直以来与我保持联系,确保我的行程无误,我能在此时期回到祖国,回到家乡,真的是很不容易。(临海市亚慱)

上一篇:“携手海内外 共话抗疫情”专题协商会在鹿城海外传播官之家举行
下一篇:缅怀助力天台教育发展的“爱乡楷模” 王阿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